离开 Google 为自己工作浏览量 128

原文作者:Michael Lynch

原文链接:https://mtlynch.io/why-i-quit-google/

译者:ekse

在过去的四年,我在 Google 有一份软件开发的工作。但是 2 月 1 号我选择了离开。因为他们拒绝给我买圣诞节礼物。

我想它可能比礼物还要复杂。

起初两年

最初两年我爱着 Google。

当全年员工调查问我是否期望未来五年都留在 Google 时,回答不需要思索。

当然我会在 Google 呆五年。我周围是世界上最棒的工程师,使用着最好的开发工具,有最好的免费食物。

Alt text

最近我的表现评级是“严重超出预期”。如果我一直保持如此的状态,就会很快晋升到下一个级别,高级软件工程师。多么牛逼的一个头衔!从此以后在我的职业生涯,我就能够说我是谷歌的高级软件工程师了。人们会相当的羡慕嫉妒恨。

我的领导跟我保证说我的升职已经很近了。他认为我已经能够胜任高级的工作。我只需一个正确的项目来推给晋升委员会审核。

你的领导没有提拔你?

是的,在 Google 领导人不能提拔他的直接报告人。他们甚至没有一个投票权。

相反,晋升决定来自于小的高级别的软件工程师和管理者委员会,他们直到做出决定晋升你之前可能从没听说过你的名字。

你通过组装一个晋升包来申请升职:一份来自于你所在团队的推荐书,你完成的设计文档,以及一个简单的论述关于你为什么值得晋升。

然后这个晋升委员会会相互传阅其他人的晋升说明文档包,他们会用一天的时间来做出哪些晋升哪些否决的决定。

在我两年的蜜月期,这个系统对我来说相当棒。当然我的命运掌握在那些素未谋面的委员会的人手中。他们不会被任何的偏爱和政治所影响。他们会看到过去所有的一切,并且认可我高质量的代码和我做出的精彩的项目决定。

这不是它真实运转的样子

在我处理我的第一个晋升文件包时,我还未曾思考过他们的逻辑关系。

在我脑海里,这个晋升委员会是一个无所不知而且公平的存在。如果我每天选择那些正确的问题来处理,让代码库看起来更好,帮助我的团队更高效的工作,这个晋升委员会会知道这个升职对于我来说是值得拥有的。

不出意外的是,他们不是这么玩的。这花费了我两年的时间来发现这个问题。

天真的工作

直到那一刻我的主要职责是旧数据管道。它已经处于维护状态几年时间了,但是负载已经上升,管道经常会在压力下出问题。它会悄无声息的挂掉,或者生产出错误的数据。这些错误都会花上几天时间来诊断,因为从最初设计版本开始就没有写文档。

我很骄傲和享受维护这个管道,让它重回健康。我处理了很多 bug,同时还写了自动测试用例来保证这些问题不再出现。我删除了上千行的无用代码,并且用现在的库来替换代码。我给管道写了文档,这样我的同事们就可以分享我的成果,而不是只在我脑子里。

我在晋升阶段发现的问题是,所有这些都不可量化。我不能够证明我做过的那些事情对 Google 有积极的影响。

指标,其实从未发生过

管道这个项目并没有记录很多指标。其中的一些原因就是,这个产品确实让很多东西看起来变得更糟糕。我发现的 bug 让总的 bug 数看起来更多了。之所以失败次数增加是因为我让它在异常的时候挂掉而不是默默的返回错误数据。我大幅的降低了开发者维修这些错误的时间,但是没有指标可以衡量开发者的时间。

我其他的工作在纸上看起来也没有那么好。有几次,我把我自己的项目搁置了几个周甚至数个月来帮助我们团队的成员处理他的登录风险问题。对团队来说是一个正确的选择,但是在晋升包里却不是那么令人印象深刻。对于晋升委员会来说,我同事的项目是一个重要的大型项目,需要很多程序员相互配合。如果他们想方设法的让我去帮助他们,这就展现出了他们的领导力。我是一个没有意识的员工,工作如此无关紧要,很容易在一念之间就被抢先一步。

我提交了我第一个晋升包过后,得到的结果正如我担心的:晋升委员会说我没能证明我可以处理复杂的问题,他们看不到我给 Google 带来的影响。

Alt text

被拒后的感想

被拒真是很糟的打击,但是我没用灰心丧气。我感觉我做的都是在我能力之上的事情,但是晋升委员会并没有看到。这是可以被解决的。

我确信在我最初的几年很幼稚。我对我所做的工作没有做足够的计划,以便留下被记录下来。现在我知道流程是怎么样的了,我又可以继续保持同样好的工作,只需要把记录工作做的稍微好一点。

例如,我的团队因为系统的错误告警收到了很多邮件通知。以前我会悄悄的改好这些 bug。但是现在为了让这个体现在我的晋升包中,我会首先设置一些指标,这样我们就可以做出一些具有历史意义的数据。在晋升的时候,我就可以提供一个让人印象深刻的降低的告警趋势图表。

不久,我就被指派去做一个项目,这个项目看起来就是为了晋升而存在的。它重度依靠机器学习,这个技术在 Google 还很火热。这个项目会自动完成一项由几百人手动完成的任务,所以它对 Google 来说有着清晰和直接的影响。同时还要求我带领一个初级工程师来完成这个项目,这个工作也能在晋升委员会面前争取不少分数。

节日礼物叫醒电话

几个月后的节日礼物,Google 发了一个头条,当他们决定结束这个长期的假日给员工提供礼物的传统。取而代之的是将这些礼物经费用于 Chromebooks 在学校里的广告宣传经费。

不久我目睹了两个员工的对话:

员工 A:你很高效啊,还拿了礼物。像这样的削减就可以增加 Google 的股票价格。你可以卖了授予你的股票来买你想要的礼物。

员工 B:你觉得我告诉我老婆我没有给她买圣诞礼物,但是她可以用银行账号里的钱买任何她想买的礼物会怎么样?

员工 A:你跟 Google 是一种商业关系。如果你对 Google 做的和你给你老婆做的不浪漫的送礼物的事情感觉很失望,那是你对这种关系有一个错误引导的概念。

停一下,我跟 Google 是一种商业关系啊。

这听起来很奇怪,我用了两年半的时间来领悟这个道理,但是 Google 确实在企业内确实营造了一个很好的社区环境。这样来让我们认为自己不仅仅是员工,而让我们认为我们自己就是 Google。

这段对话让我认识到我不是 Google。我只是用金钱来给 Google 提供服务。

那么如果 Google 和我是一个满足双方利益的商业关系,那么我为什么要花费所有的时间来满足 Google 的利益,而不去满足我个人的利益呢?如果晋升委员会对问题处理或者团队支持工作给予奖励,那为什么我要去做这些事情呢?

为了晋升而优化

我第一次被拒的晋升给我上了一堂错误的课。我认为我可以保持现有的工作,只是把它包装的对晋升委员会更接受就可以了。我应该向反方向工作:找到晋升委员会向要的,然后只做这些工作。

我采用了一个新的策略。在我开始这个任务之前,我会问自己它是否会对我的晋升起促进作用。如果回答是否定的,我就不做。

我的代码质量就下来了,从“我们会维护这个项目五年吗?”到“这个可以坚持到我晋升吗?”,我不记录或者修改任何的 bug,除非它威胁到了项目的发布。我摆脱了所有的维护工作。我不去自愿参加校园招聘活动。我每周面试的人从 1-2 个减少到了 0。

我的项目被取消了

由于优先级的转变。管理部门把我的项目交换到了印度的分支团队。作为交换,那个团队把他们的一个项目交给了我们处理。又是一个没有文档化的系统,在过时的设备上开发,但是它在产品中仍然是一个关键的模块。我被分配来把它从以前的团队代码迁移到新的框架中,同时让它在生产线上运行,并保持它的性能指标。

对我的晋升而言,这几个月是个挫折。因为我的项目被取消而没有发布任何东西,这两个月我花费的时间是不值得的。这将花费我几个周的时间来提高我接手项目的运行速度,还可能在可能的运营工作中可能会带来更多的损失。

我在做什么呢?

这是六个月以来我的领导第三次让我中途介入一个项目。每次他都保证项目对于我工作的质量没有影响,而是高层管理策略或者团队人数的一些改变。

这时,我后退了一步来评估高层在发生什么。忘掉我的管理者,忘掉他的管理者,忘掉晋升委员会。最后把它简化成我和 Google 的关系?在我们的“商业关系”中发生着什么?

好,Google 一直告诉我,在完成一个项目之前是没法判断我的工作的。于此同时,Google 一直打断我的项目,然后让我中途去做新的任务。

这种不稳定感觉很荒谬。

Alt text

我的职业生涯是由一个匿名的不断变化的委员会,用他们生命中的一个小时的时间来决定的。我做出的那些没有输入的管理决策在我几个月的职业生涯中是毫无意义的。

最糟糕的是,我对我的工作没有任何的自豪感。我从一开始问我自己“我怎么来解决这个有挑战性的问题?”到“我怎么把这个问题弄的对晋升看起来是有挑战性的?”,我非常讨厌这样。

即使我获得了晋升,然后呢?动动脑子就能知道,下一次的晋升都比上一次难得多。为了继续提升我的职业生涯,我需要更大型的项目,和更多的同事一起合作。但是这意味着这个项目因为更多的在我控制之外的因素边的更容易失败,然后浪费我什么的好几个月或者好几年时间。

有什么变化呢?

这时,我发现了独立 Indie Hackers。

Alt text

这时一个小型软件企业创始人的在线社区。这些人不是未来的 Zuckerberg,但是他们都是希望创造最时髦的,可持续盈利的企业来支付他们的开销的人。

我一直都对开我自己的软件公司深感兴趣,但是我只知道硅谷创业公司的路径。我认为作为一个软件创始人意味着把自己大部分的时间都花费在筹款,剩下的就用来思考担心怎么吸引我的下一个百万用户。

Indie Hackers 呈现出了一个很有吸引力的改变。大多数的成员都是使用他们自己的存款或者说他们全职工作时的 side project。他们不用回答投资人,当然他们也不需要给匿名的委员会去证明自己。

当然也有不足的地方。他们的收入也不是很稳定,他们会面对更对的灾难性的风险。如果我在 Google 的时候犯了一个错误导致公司损失 1000 万,我不会有什么后果。我最多会被要求写一份检讨,然后每个人都会庆祝这次学习的机会。对于大多数的创始人,1000 万美元的错误就可能是他们商业和几次人生赌注的结束。

Indie Hackers 上的创始人掌控着自己这种感觉让我很着迷。不管他们的事业急速成功或者停滞数年,他们都是自己做主。在 Google,我感受不到对自己项目的控制,对我的职业生涯成长或者团队的方向就更少了。

我思考了几个月,最终决定了。我想成为 Indie Hacker 的一员。

离开前的最后一件事

在 Google 我还有未完成的任务。投资了三年时间在晋升上,我很讨厌离开的时候没有留下什么。离我可以再次申请晋升只有几个月时间,所以我决定最后尝试一次。

在展示阶段的前六个星期,我的项目被取消了。又一次。

实际上,我的整个团队都被取消了。这在 Google 来说是相当足够常见的,用个委婉的表达来说就是:碎片整理。我们的领导把我们团队的项目转移到了我们印度的姐妹团队。我们的组员和我都不得不在公司的其他领域重新再来。

不管怎么样我还是提交了申请。几个周过后,我的领导给我公布了结果。我的表现等级是“超级好”,可能的最高成绩,每轮只有 5% 的雇员获得此成绩。晋升委员会提到了过去六个月,我清晰的表现出了高级的工作。这对于过去几个月的优化晋升不是巧合。

但是他们认为这六个月对于跟踪这个记录还不够长,所以下次好运了。

我的领导告诉我,如果我在接下来的半年仍然坚持这种高质量的工作,肯定会有一个很好的晋升机会。不能说我没有动心,但是在那一刻,我已经在过去两年这句话一直在我耳边环绕。

是时候离开了。

下一步是怎样?

当我告诉人们我从 Google 辞职了,他们都认为我肯定有了一个很棒的创业点子。除非一个白痴才会从 Google 这样牛的公司辞职。

但是我实际上就是一个没有点子的白痴。

我的计划是尝试用几个月的时间来尝试不同的项目,观察他们是否能有所作为,例如:

继续开发 KetoHub 看看是否能让它有所收益。 在 Sia 上创建业务,这是一个我经常会写的分布式存储技术。 用更多的时间去写作,看是否能通过它赚些钱。

Google 是一个工作很棒的地方,我在那里学会了宝贵的经验。离开很难因为我有更多需要学习的,但是还会有更多喜欢 Google 的雇员。我不会一直拥有开办自己公司的自由,所以我往前看,看它是否适合我。

ps:翻译慢了,每天地铁上太挤了,都掏不出手机搞事情。

微信扫一扫
关注该公众号